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近日,交通部长在回答问题时,说出租车行业不存在垄断,不应该降低“份儿钱”,并强调私家车“永远不允许”进行专车运营。这些言论引发不少议论,有人说部长讲话真霸气!

一,争议1:出租车有没有垄断?
近日,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接受《京华时报》采访时一语惊人——出租车不存在垄断。这让许多人颇感意外。
杨部长这样说:“垄断分为企业和行业的垄断,很多人认为政府在垄断,其实不存在。我们全国出租车130万辆,就业人数260万人,运营企业8000多个,同时还有13万个体户,每年承担400亿人次的运输任务。其实出租车行业是开放比较早的行业,不存在政府垄断”。
这事儿就比较奇怪了,因为部长的讲话与社会多数人的看法似乎并不相同。没有政府垄断,就没有行业垄断?对于类似的问题,记得今年1月旱就出现过争论。
《人民日报》曾发表“鲁平”的署名文章说,由于事实上的垄断,出租车行业发展极为畸形:出租车数量长期不增加,形成、加剧打车难;公司长期靠高额的“份子钱”坐收渔利、且一本万利……目前,应该是逐步打破出租车号段控制,取消出租车公司暴利模式的时候了。
《财经》也刊登发改委专家张国华的文章指出,管制对市场最严重扭曲无疑在于数量管制和严格的准入审核造成的出租车公司的垄断运营,随之带来了高额的垄断收益。
那么,问题来了:出租车行业究竟有没有垄断?即使没有政府垄断,难道也没有行业垄断?还是交通部长在玩文字游戏?
二,争议2:份儿钱空间高不高?
在接受采访时,杨部长说:有司机说,“份儿钱”那么贵,能不能降一降,我觉得不能降,该多少就是多少……
杨部长还说:我们曾详细了解过杭州的一次停运纠纷,其实就是几个出租车司机说“份儿钱”太高,没法干了。但当职能部门的人告诉他不要干的时候,他却不会不干。这些事件中,司机虽然是表现者,但他背后有没有企业参与其中,我们不排除。
问题是,杨部长并没有明确解释“份儿钱”究竟高不高的问题,只是讲些“我觉得不能降,该多少就是多少”、“告诉他不要干的时候,他却不会不干”之类略显“强势”的话,似乎不能服人。
“份儿钱”问题,实际上就是出租车行业的暴利问题。关于出租车行业的暴利问题,《财经》登发的改委专家张国华的文章就谈到,“管制对市场最严重扭曲无疑在于数量管制和严格的准入审核造成的出租车公司的垄断运营,随之带来了高额的垄断收益。但是,政府没有分享到高额的垄断收益,于是无法转化为公共福利;其次,由于价格管制和随牌照价格上涨,出租车司机‘份子钱’也随之上升,他们的收入并未像其他市场行业一样随着经济发展而上升,越发成为城市的弱势群体,被媒体称为新时代的“骆驼祥子”;最终,消费者无疑是垄断收益最后的埋单者”。
这里专家的意见是,出租车行业不仅有垄断,而且份子钱不断推高。虽然专家的意见未必全对,但部长的想法可能也未必全站得住脚。难道“份子钱”高不高、是否应该下调连讨论的余地都没有?不讨论怎么能得出合理结论?
三,争议3:对专车的态度变了?
前段时间,还与一些朋友谈到,对于打车软件、专车服务等,交通部的态度相对最积极,反而各地交管部门及出租车行业因为利益等问题相对较保守。
不过,有人说听了杨部长的话,感觉交通部的态度也是保守陈旧。其实,我倒不这么认为,之前交通部放出的话就是私家车不能进入专车运营,此次杨部长还是这么说的,只是用了一句“永远不允许”,让人感觉太霸气。
当然,也许觉得交通部在对专车上有了很大态度转变的人(觉得他们与地方交管部门一样保守),其实可能是因为听了他前面那些言论,时不时的“霸气”语言,时不时透露出的强势,让人产生了一定的误解。
可以放心的是,交通部对打车软件及专车服务基本持肯定态度。只是再次强调私家车不能进入专车运营,只是强调时的语气显得更加坚决。
不过,将来是不是有可能放开私家车进行专车服务?可能部长的话讲得有些过于死。也许在相应规则的制定下,许多事情并不是毫无谈判余地。至少,目前市场上存在一定量私家车参与专车服务的情况,交通部有没有想过规范?只是堵就能行?
总之,部长的话引进众议,说明大家还是觉得部长的话很重要。然而,部长的话中或许有那么一些强势,有那么一些与社会普遍观点相悖的东西。不过,相信理越辩越清,市场会变得越来越规范,社会总是向前进的。(作者:陈永东,新媒体研究者,电子邮件:cyd888@sima.com)

上一篇: 小米印度停售:给拓外中国企业啥借鉴?
下一篇:我们都被董明珠和雷军们涮了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