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文/陈永东

 

  这个问题本来该由法律界人士来解答,然而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当今许多网民都在关注社会问题,包括这个问题。大家讨论的焦点是透支手机话费90万按盗窃罪判无期是不是重了?

  重不重本来也不是一般百姓所能下的结论,得由法院说了算。但是,网民普遍将这90万额度的“盗窃罪”与相同额度的“贪污罪”进行比较,一比大家觉得很不合理。

  一、事情回放:透支手机话费90万

  据广州日报报道,潮州中院6月30日对一宗利用某移动公司手机通话话费结算技术漏洞透支话费,以拨打国外声讯台获取回扣牟利的盗窃案作出一审判决。

  法院经审理查明,2008年2月~3月期间,方飞先后冒用“米盼盼”的身份证在某移动公司潮州分公司开通了4个全球通号码,每个号码存入200元。购买潮州移动分公司“动感地带”卡100张,其中用于解码、复制并透支话费牟利的全球通号码卡一张、“动感地带”卡70张(每张卡可以消费50元),上述71个号码透支的话费共计897579.9元,其中他雇佣闻海灯参与实施24张,透支话费共计167776.39元。作案后,两人获得由国外声讯台支付的部分回扣款共计2万多元,赃款被花光。

  法院审理认为,方飞、闻海灯无视国家法律,恶意造成大量的高额国际话费并获取回扣,秘密窃取某移动公司潮州分公司的高额话费,其行为均已构成盗窃罪。其盗窃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予以从严惩处。以盗窃罪判处方飞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同罪判处闻海灯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6万元。

  二、焦点问题:90万是否该判无期?

  众多网民关注的焦点是,90万元“盗窃罪”是否该判无期徒刑?大家提出这个问题的基本理由是:同样是90万的“贪污罪”几乎不可能判无期,甚至可以举出900万、9000万最多也就是个无期的许多例子。

  其实,一个案件的判罚重不重本来应由法院说了算。但是,现在大家参与讨论的意识强了,网民普遍将这90万额度的“盗窃罪”与相同额度的“贪污罪”进行比较,通过比较大家觉得很不合理:为什么“盗窃罪”90万就判个无期,而许多比90万多得多的“贪污罪”却不一定判到这个程度。

  我在一个门户站上看到一位网民的评论:

百度一下贪污 无期
山西国企老总挪用贪污受贿4.7亿被判无期
贪污受贿309万被判无期
贪污偷税1343万被判无期
贪污4900万被判无期
处级干部贪污700万被判无期
贪污受贿2500万被判无期。。。。。
90万算个P啊!!!

  这个评论短时间内响应者就上几千,的确说明许多人认为“盗窃罪”与“贪污罪”的判罚尺度相差太大,如果90万的“盗窃罪”判个无期,那么上面提到的“贪污罪”例子判死刑都还远远不够。

  三、问题症结:为何贪污比盗窃判得轻?

  说实话,多数网民觉得一般的“贪污罪”判得轻了,所以觉得相对而言“盗窃罪”似乎判得就重了。同样说实话,由于我不是法律人士,只能胡猜瞎评了。不过,近一两年由于网民的参与使得许多看似法律上应给的结果发生了重大变化。这样讲,大家讨论一下也许对法律条文的改进是一种促进。

  我记得网上有一位老兄说过,之所以“贪污罪”比“盗窃罪”判得轻是有多种“原因”的:

  第一,贪污的多数是公家的,盗窃多半是私人财物,私人的东西比公家的更重要,所以贪污比盗窃判得轻。

  第二,贪污的人多数为国家做过贡献,盗窃多半是无业游民,对做过贡献的人要宽容些,所以贪污比盗窃判得轻。

  也许这位老兄的话是戏言,但是多数网民的确认为国内通常“贪污罪”比“盗窃罪”判得轻,而且轻得多。

  记得历史书上讲,中国刚解放那会儿,贪污1万元也是要枪毙的,而现在动辄就是几千万或者上亿,也不见得比盗窃90万判得重。讲白了,如果对贪污罪都判得重些,或者与盗窃罪一样的尺度,大家就不会觉得透支话费90万判无期重了。

  关键是,多数人认为“贪污”在某种意义上也是“盗窃”,而且比“盗窃”更卑鄙。这个结论对不对,就要看法律界人士如何理解与定论了。

  四、配角讨论:电信运营商似乎太麻痹?

  在讨论透支手机话费90元是否该判无期的同时,有人提出这出戏中“配角”移动公司的问题:移动公司为什么不直接话费到0元切断通话?为什么移动公司会有这么大的漏洞?甚至有人提出应该追究移动公司的责任。

  这话可以有些偏激了,移动公司的计费系统有漏洞这不假,要不然也不会被人家钻了空子。问题是在“盗窃案”中要追求被偷人的责任似乎是没有道理的。被偷的人发现被盗后引起警觉,及时改正是很正常的,但被偷的人毕竟是受害者,存在麻痹和漏洞不错,但要追究的还是盗窃者。

  不过,无论如何,这对各大电信运营商及其他电信服务机构而言,绝对是一次教训与警钟,这是发现得及时,如果没有此案可能电信运营商还不一定能发现自己的漏洞呢。

  再次声明,透支手机话费90万是否该判无期徒刑的确是法院的事,但希望法院也应对网民的意见重视。最近,许霆ATM恶意取款案、清洁工捡拾300万案甚至邓玉娇案都由于民从的积极参与影响了法院的判决,虽然透支话费90万性质可能不完全一样,但是否最后要判无期可能就不一定了,至少法律界人士是到了该思考“贪污罪”与“盗窃罪”判罚尺度拉近问题的时候了--不然如何让民众心服口服?(作者:陈永东)


上一篇: 能否比照绿坝将Windows7买断?
下一篇:换人如换刀:北京地铁打手机不再是奢望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