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网络中毒、网络仇恨与网络插手大选

文\陈永东

 

  这是最近有关网络的三种现象,即韩国向“网络中毒”宣战、联合国呼吁清除“网络仇恨”、美国被批借网络“插手”伊朗大选。看来,网络已经渗透到这个世界的方方面面。

  一、“网络中毒”--渗透到寻常百姓家

  首先是韩国向“网络中毒”宣战。新华网首尔6月17日电(记者姬新龙)互联网在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的同时,光环之下也有阴影,它同时也带来了有害信息、“网络中毒”等社会危害。最近,韩国政府和产业界发起了抗击“网络中毒”的战斗。

  韩国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韩国政府主导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网络中毒”导致学生学习注意力不集中、学习欲望低下,并引发抑郁症等精神疾病,由此引发的放弃升学等行为将导致生产力降低,其给社会造成的直接和间接损失每年高达2.2万亿韩元(1美元约合1242韩元)。韩国保健福祉家庭部官员表示:“青少年‘网络中毒’危及的不仅仅是个人和家庭,它已成为影响国家竞争力的社会问题。”

  韩国政府决定向“网络中毒”宣战。韩国保健福祉家庭部16日宣布实施“青少年‘网络中毒’预防清除政策”。据介绍,该政策首先是开展一场全国性清查活动,准备到6月底,对全国5183所小学的63万名四年级学生进行一次排查,清查他们的上网情况。

  看来,“网络中毒”(有时也叫“网络成瘾”)不光在国内有,世界各地都有。而且,韩国的作法以及其他各车的作法都与我前两天的观点比较类似:即“网络中毒”先从学校的青少年抓起,对“中毒”的青少年先解毒。

  部分人士认为对任何人的上网行为都不做任何管理,这我是不认同的。其实世界上没有任何哪个国家可以说不对互联网进行任何管理的,毕竟世界上没有哪件事是可以绝对自由的。特别是,对于自治能力并不强的青少年而言,国家有责任为他们创造更有利的成长环境。

  二、“网络仇恨”--渗透到恩怨纷争中

  其次是联合国呼吁清除“网络仇恨”现象。新华网联合国6月16日电(记者王湘江 顾震球)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16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的“网络仇恨”研讨会上发表讲话,呼吁家长、互联网业者以及各国政府采取切实行动,清除“网络仇恨”现象。

  潘基文说,互联网给世界带来了很多好处,改变了人们生活和工作的方式。然而“在信息高速公路上,却仍然有少数几条阴暗的小巷”,有人在那里利用信息技术散布虚假信息和传播仇恨。这些所谓的“网络仇恨”现象对年轻一代的影响尤为严重。

  潘基文说,无论是家长、互联网业者,还是各国政府,都可以在清除“网络仇恨”现象方面发挥作用。他说,家长有责任教导孩子如何“安全”上网;互联网业者应该确保仇恨语言无法在网上驻足;而各国政府则必须认真研究这一问题,在确保网络安全的同时也应注重保护基本的自由和人权。为期一天的“网络仇恨”研讨会是由联合国新闻部主办的“学会宽容”系列活动之一。

  这里有两点很重要。其一是互联网在民主、自由氛围下传播各类信息的同时,也传播了“仇恨”,这对青少年的影响是很大的,而且互联网的巨大传播力可能会使某些仇恨扩大,因为没有互联网之前传播能力并不大;其二是联合国已经重视并提倡开展“学会宽容”活动,这对全球所有国家、地区的网民都是一种启示:不要动不动就在互联网上挑起口水仗,甚至炮轰,或者不负责任的诽谤与谩骂。许多真有道理的事,也应尽可能以真凭实据为基础,以文明的方式说理或辩论--否则有理也感觉没理了。

  三、“插手”大选--渗透到政治活动中

  最后是美国被批借网络“插手”伊朗大选。据新华社报道,由于伊朗政府眼下禁止驻伊朗外国媒体记者上街采访,手机间短信服务也已暂停,微型博客网站Twitter成为抗议者向外传递消息和互相联络的重要工具。美国政府15日要求Twitter押后已计划好的维护工作,让网站继续运作,以免影响伊朗公众,此举被批评有干涉伊朗内政之嫌。

  按原定计划,Twitter全球各站点统一实施系统维护时,伊朗处于白天,要求取消选举结果、重新选举的街头抗议与游行示威正在进行。美国官员担心,如果Twitter按计划实施系统维护,抗议者相互联络将受到影响。国务院承认,一名官员向Twitter提出“请求”,因为这家网站在伊朗眼下政治动荡中“发挥重要作用”。

  这件事表明,互联网已经被许多国家机构就有到政治活动中,因为它们看中了它的超强的传播能力。有时政客们要利用它宣传,例如这次美国要求Twitter推迟系统维护,以保证伊朗大选时的信息传递;有时政客们要限制它的功能,例如前阵子美国政府要求微软公司关闭古巴等四国的MSN系统,限制这些国家的互联网应用;有时政客们要进行平衡,例如去年法国总统雇用专门人员对网上不利于总统的贴子、博客等内容进行反击。

  美国已经算是比较民主、自由了,但也将政治活动渗透到互联网中,这说明任何政府都不会不注意互联网在政治活动发挥的重要作用,只不过有时要用它作宣传,有时要限制其功能。

  总之,从以上韩国对“网络中毒”宣战、联合国呼吁消除“网络仇恨”到美国被批用网络“插手”伊朗大选几件事上,我们看到了互联网在当今世界所起的广泛而巨大的作用。有人开玩笑说,互联网具有两面性,其实就是告诉我们,你不要把它想得太好,也不要把它想得太糟。但是,如何让它好的东西发挥得更多,糟的东西发挥得更少,是非常值得思考与研究的,而我国在这方面的研究是非常不够的!!(作者:陈永东)


上一篇: 微软必应几个鲜为人知的功能
下一篇:谷歌应对谴责八大措施猜想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