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文/陈永东

近日,有媒体报道,深圳手机打车软件被相关部门紧急“叫停”,不少网民与出租车司机对此表示惋惜。人们不禁疑问:打车软件被叫停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一、深圳打车软件被叫停

近日,据《南方都市报》报道 http://tech.sina.com.cn/i/2013-05-22/034… ),记者看到一份抬头、署名均为“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客运交通管理局”的《关于加强手机召车软件监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要求,各企业“立即开展自查自纠,全面排查驾驶员队伍,对已经安装手机召车软件的驾驶员必须责令卸载,不得继续使用。如果有继续安装使用的,将按不诚信经营记入驾驶员档案,并列入量化考评。”

该文件中还明文规定,下一步市客运管理局还将联合执法支队进行专项整治,如果发现有驾驶员继续使用手机软件议价或者调课,将按照有关法律法规明确处理,企业管理不力也将予以行业通报批评。文件的落款为2013年4月28日,署名为“客运管理局”。

该报称,这封突如其来的“卸载令”,相当于给正在蒸蒸日上的手机软件行业业界扔了一颗“重磅炸弹”,令不少专业做打车软件的公司苦不堪言。突如其来的叫停令司机和乘客都感觉到不方便。

该报还称,从内部下发的《通知》上看,深圳市客运管理局认为,手机打车软件存在着广泛争议和监管质疑,对行业带来不稳定隐患,容易造成司机拒载和挑客。

二、关于叫停理由的猜测

凡事皆事出有因,深圳打车软件被紧急“叫停”亦不例外。但是对于叫停的原因,外界却议论纷纷。综合想来,无非是以下几种原因。

其一、打车软件可能影响乘客权益。目前,从相关报道及有关部门的回应看,打车软件使用中曾经出现司机不加小费不愿出车的情况。有司机坦言,相较没有小费或小费较少的短途,司机更愿意接长途线路及有小费的单子。有乘客表示担忧,认为可能会助长的哥“拒载”和“挑客”之风。不过,也有乘客认为,虽然可能有些小问题,但打车软件至少多了一个叫车渠道。

其二、打车软件所涉业务可能难以监管。这可能是出租车公司及相关交通管理部门头痛的事。南方都市报称,此前客运交通管理局方面为南都记者提供的一份回复函中提到,单纯的推广网络或手机电召,缺少实体平台为支撑,将不利于服务考核监管。要知道,管理部门最害怕的事就是,有他们管不到的地方。

其三、打车软件可能引发纠纷。这也是管理部门比较担心的事。毕竟,司机是出租车公司管理的,当乘客与司机发生纠纷时,乘客可以向出租车公司提出交涉,也许事由与打车软件有关,也许无关,但是只要有纠纷,出租车公司总是要摊上点事儿,也许事情是由打车软件引起,但也许乘客与司机都不提这茬事儿。

其四、打车软件可能与出租车公司抢业务。这个出租车公司通常都不明讲,但应该已经既成事实。主要受影响的应该是电调。这与微信抢了运营商电话与短信业务类似,打车软件抢了电调的业务。也许这是科技发展的必然,但当老的电调平台业务受影响时,出租车公司出现“强烈反应”亦可理解。

其五、司机使用打车软件存在安全隐患。司机在使用手机上安装的打车软件时,或多或少会分散精力。特别是在开车过程中,一边开车一边使用打车软件,显然存在不安全因素。如果因此出现悲剧,相应的救治、保险索赔等一系列问题也会让出租车公司感到头痛。

其六、出租车公司怕司机“中饱私囊”。在出租车公司电调业务下降的同时,打车软件叫车数量却在不断上升,结果就是电调平台的收入下降,而司机所收的小费不断增加。这对于司机而言当然很愿意,但对于出租车公司而言则肯定不愿意,并会称司机们“中饱私囊”。

三、好东西怎么才能用好

上面对深圳叫停打车软件的原因讲了一大通,但是我们仍然不得不承认打车软件有其优势。比如,打车软件可以为司机与乘客都带来便利,打车软件可以提高打车效率,打车软件可以减少出租车空车比例,打车软件可以节省出租车耗油,打车软件可以缓解交通压力。

关键的问题在于,在科技发展的大背景下,一类好东西如何才能用得更好?笔者认为,这需要出租车公司、交通管理部门、打车软件开发商、司机与乘车共同努力,并考验管理者的智慧。

在这方面,北京等地的交通管理部门想法较为合理,他们称不会删除或叫停打车软件,而会认真研究合作方式及管理细节,这不可谓不是顺应时代发展潮流的作法。

有报道称,“嘀嘀打车”在今年4月与北京市出租车调度中心96106达成合作,并完成技术对接,这意味着将调度中心更多的出租车引入这一打车平台。

据了解,早在2012年9月,“摇摇招车”与出租公司和出租车司机签署合作,开通了“96109”免费叫车热线,做到车载电台与手机双平台精准定位。这也成为了继96106、96103后北京第一家开通官方认证出租车调度电话的公司。

这意味着,打车软件开发商与出租车公司合作是比较好的模式,可以解决前面提到的多个问题。不过,这存在的新问题是,其对新进入打车软件市场的公司而言可能存在着不公平,因为前期进入者与出租车公司合作后或许会形成垄断。

另外,打车软件本身是相当自由的,即使存在出租车公司与部分打车软件开发商合作的模式,仍然会有大量自由开发的打车软件会自由发展。即使相关监管部门可以通过发放牌照的方式来限制准入门槛儿,但仍然会有许多开发商会以不同的名目开展叫车业务。

需要提醒的,打车软件开发商必须认真思考吸引用户的招数。例如,打车软件的使用便利性、实用性(例如开发出让用户查询周围空车的功能)及覆盖范围等,都是最重要的指标。

对于司机及乘车而言,可能最需要的是双方的诚信与理解。乘车叫了车随意放弃而不打招呼是对司机的不公平与不尊重,司机搭载、挑客及过分索要较高的小费也会给乘客留下不好的印象。

总之,打车软件是时代发展下应运而生的好东西,有其存在的必然性。在这种背景下,单方面“叫停”或“封杀”不足取,各方积极努力更可取。合理的作法是,积极利用好此类软件,同时认真研究其中可能存在的问题,用高水平的管理来化解其中可能存在的矛盾。


上一篇: 靠高德 阿里圆SoLoMoCo梦
下一篇:马云与菜鸟齐飞 邮政共快递一色

1条评论

  1. 苏州也学深圳一模一样.也想招安dd.客管处发文,要司机卸载,按不诚信处罚。司机.乘客都说好.为什么?

发表评论